• 20170521 - [dreams in mirror]

    2017-05-21 | Tag:

    我抱了六个很大很重的球 来到一家高档酒店 不小心滚下来了一个 在空荡的大厅里来回快速的弹来弹去 好像墙壁和球都是异常有弹性的 并且我总是预计不到它的位置 抓了很久没有抓到 心里有点害怕它会把脆弱的玻璃墙撞碎。
    从酒店的门里出现几个小孩子 我知道他们一定喜欢玩踢球 但是这个球太重了 稍用力会把酒店毁掉 果然有一个孩子上千用力的一踢 球多碰到的地方都碎了 酒店的柱子 玻璃 柜台都被毁了 天花板也掉了下来 一切糟透了。
    大家逃出后 倩姐竟然跟调查的人员说是我的做的事 我赶紧去解释 球是我弄掉的但是没有导致事情发生 那几个孩子的顽皮应该为此买单 我紧张激动的表达着 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话 包括丹姐 我气愤的说上次你怎么相信倩(上次的事情也在这次梦中构建出来)这次为什么不信我?!
    失望后我跟着茜和走了 我们忘课外实习的聚集点走。走的是一条小区的路 阳光非常好 周围都是盛开的花朵和绿树 碰到一个爱好摄影的人 拿着一个胶卷相机 他问我能不能拍照给他 我说可以 立刻拿来拍了一张类似蜷川实花风格的照片 “但是照片要给我一份 并且版权归我。”他稍作考虑 立刻答应我
    一路上 我的灵感迸发 拍了好几张色彩与构图都很棒的照片 又是那么随意 一气呵成 我仔细观察了他的相机 很普通的黄色相机
    很快就要走到熟悉的地点 一个类似郑家大院的地方 我说给你们三人合照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三人)拍了两张后 把相机还给了那个男的 跟他们道别
    有这样的经历前面的事情也淡化了不上 但看到相关的人 又让我想到了那件糟心的事
  • 20170430 - [dreams in mirror]

    2017-04-30 | Tag:

    下着大雨的七点多 J和(第一任)男友回来了 买了很多色彩斑斓拼接的耳环 是我喜欢的那种 他们说上海某某商场在做集市 很快就没有了 让我这几天去 我说我今晚就想去啊 但是也没人陪我去,心想有人没时间 或许发信息给谁会陪我 J说他可以陪我但是我要安排好时间,她好像要和男友出去玩一阵 我说:算了,你好好休息吧。便撑伞走了
    走进楼道里 昏暗的楼道 把雨伞收起来 爬着楼梯 前面好像有不少人都在上楼。奇怪的是每一层过道旁都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 直勾勾的看着你 有黑有白 有男有女。我有点害怕 这个家还要不要回 或者我现在就联系谁 让他陪我去商场买东西吧。我在摆弄手机 我前面的人在回家前貌似都指定了好几个带回家 似乎有点明白怎么回事。我也不敢与他们直视 似乎一旦双目对视 对方就认为你选中了他。我在踏上家门的最后几层台阶 回头看了一下 人群开始退走 我有点紧张了 还是想要选一个 大喊了一声 好多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朝我涌过来 我想又不是都需要!赶紧大致看了一眼 就是那个19岁的男生吧 慌忙喊出号码
    但是没有熟练的英语 弄混了数字的发音 口误喊出了19号 赶紧又说了sixteen。他们说以前的老师也要啊 我正一头雾水 从人群中走出了是之前梦里仿佛也出现过老师 长得像科本的金发外教,那个年轻的男生也跟着他一起过来了。
    金发外教一脸阳光和我站在并排 我们靠着我家的纱窗门聊了起来。我说 我不需要那方面服务 可不可以辅导我英语,他没做表示 接着他说那个年轻的男生是瑞典斯德哥尔摩设计大学 我心理惊叹了一下,接着他说 如果你找他 你们的语言沟通会有问题 对 我一直在用英语和他沟通 虽然和现实一样 脑中要搜索好关键词才能组织出想表达的大概意思 我看着他 让他过来 想尝试用英语和他沟通 他是一个话很少 但是已经做过很多有名气作品的设计学院学生 他做的设计色彩斑斓 非常童趣。好像主要是针对少儿的游玩设施 南京也有一家室外游乐场让他做过设计 这些都像个人专辑一样在我眼前过了一遍 心想这个男生真的很厉害。
  • 20170420 - [nightmare]

    2017-04-20 | Tag:

    在公园里走着 前方年龄稍大的夫妻带着一只宠物 宠物与我四目相对的一瞬 跳了过来 我伸手去接住了 是一只小花豹 他按比例缩成那么小 我一只手刚好捧住。她安静的待在我的掌心 缩成方形的小绒球 朋友惊呼好可爱 周围停驻脚步的人也渐渐多起来。我小心的摸摸她的背脊 准备放下她 还给那对夫妻。她轻轻含住我的无名指 忽然加大力气 我感受到了力量 用另一只手掰住她前额。她的主人疾呼不可以!但是太快了 虽然把她的嘴掰开很大 下面牙齿一用力 我听到嘣的一声 它主人说:咬破指动脉了。手指血流如注。朋友非常愤怒 抓起小花豹要摔死她 我急忙说算了算了!好吧 那我放生 不让她祸害人了。朋友把绑在花豹上的装饰拽下 以及定位看的气球 气球飞的一瞬间 花豹自由了。我忽然反应过来 追过去 边骂朋友 不能把她放生城市 造成更多的人恐惧 应该放生原始生态环境 可是晚了 花豹感觉瞬间长大 也很难捉住了。

    花豹放生同时 一只巨型高大的蜘蛛也出现了 完全的食肉动物 脚就是竹签一样的餐具 此时公园就是一个大果盘 任意叉着吃。人物惊恐的四处逃窜 找蔽身之处 

    我也往建筑密集的地方奔跑 到了街区 我和文子疯狂的找地方掩身 可是都被拒之门外 忽然一扇门被打开 他的主人从外面回来了 一个风趣的人 我们赶紧进屋 跟他说出现了巨型食人蜘蛛。渐渐小餐馆人多起来 人们坐在高椅小桌上 气氛缓和下来 门外又出现恐怖的身影 应该大家都知道找建筑物掩体 蜘蛛找不到可以下手的 开始用灵活的爪子搜索室内。文子身边的门被蜘蛛可怕的脚挤进来 我让他不要看 赶紧把桌子移开 准备逃跑 蜘蛛的脚在他身上盘旋了很久 文子慢慢移开他的攻击范围 我们又要放弃参观 打算疲于奔命了 

    我跟大家跑散了 我想找一件地下室藏身 从一个貌似地下商场的那种布局的地方 我来到地下室 从地下室出口 来到一家老院子里 我想这里弯弯绕绕 地下窖也多 肯定有完美的藏身之处 这种传统的建筑就是让人心安 我从院子望了一眼外面 貌似又回到之前的公园 只不过这里隔着一堵墙

    我问院子的主人 有没有藏身之处 他带我来到院子里的石砌开敞的房中 指着一个盒子 上面有一条透明的地方 说他们都在这避难 如果我不嫌他阴冷狭小可怕的话 我在研究脑袋大小的石盒子全身怎么进的去 想着有另外盒子放全身的时候 蜘蛛脚出现在我周围 我屏住呼吸 他敲了敲旁边的石头 良久 走了 我快憋不了 急促的吸了几口空气

     

  • - [B-side]

    2017-03-04 | Tag:

    时间飞逝 但是经常重复出现在眼前的东西 哪怕是一阵子的事情 都还会常常浮现眼前。
    从前每次经过的巷子 路过的街道 一些小小的细节 如果我平心静气的在多年后路过类似的地方 我回想起来 如果再遇到心情低沉的时候 更会不住的流泪。换种角度想想这种千城一面的现象是不是反而会让人产生归属感 不会让人下太大的决心从北走向南
    回顾往年的心境 自己并没有成长 断不了心意 下不了决心 不明未来 不知所措
  • 20170105 - [dreams in mirror]

    2017-01-06 | Tag:

    我开心的参加博士生论坛 正值冬天 来到一座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前 方格子式格局 每个窗前有露台 他们要玩荡秋千
    从一楼开始 这个场景仿佛是一个平面图或者马戏团的那种场景 把穿着厚厚衣服的带着帽子的女生从左下角送出 划出一个长长的弧形 跨越大半个建筑 在空中绕了一圈 回到秋千上 这时秋千改变方向 纵向跳跃起 她又在半空旋转一圈 被楼上露台的人刚好接到 这时用很快的速度换了一个人开始荡秋千 每一次都是完美的交接 之前并没有练习过 我想只是偶然的这么完美 他们跳下抓住露台栏杆的时候都那么忐忑
    还是一大群人 可是场景切换到了动乱时刻 还有两个国外的朋友 大家要上电梯 可是谁说马上就会有麻烦了 不要上去我劝大家赶紧走出这栋建筑 电梯到了 朋友和家人在犹豫上不上 这时候我前面的人群中有个人掏出一把枪 朝隔壁人群开了一枪便把手枪扔在外走廊的左上冲进了人群 这时人群开始相信动乱的开始 纷纷涌向外面 我想我们手无寸铁 要不要拿走这把枪 我用沾着血的指尖碰了一下 还是没带走 路上 我跟他们说那个枪上有我的指纹了 她叹气 继续逃亡
    从阴暗的出口出来 来到一个圆形的露台 很大 围着圆形露台半圈时弧形场地 很多桌子 很多人坐着 像是一个餐厅的室外场地 圆形露台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隔着一扇围墙 并且有栏杆隔着 里面还又一圈绿化 看起来很高 并不想有人轻易能过去。我总是觉得这看似平和的场景并不能维持多久 我劝家人赶紧现在从围栏翻过 从圆形露台的一个通道逃离 先帮助妈妈翻过 可是我使不上劲 不得不让我爸协助 费全部力气才越过 这时候露台的另一入口汇集了好多警车 原来我预想的如此准确 我让其他家人从另一面的围墙翻过来 我的两个外国朋友找不到踪影了 可是我关心我爸有没有成功翻过来 还在想我走的时候要不要把通道的铁门锁上 怕有人又成功的翻过来却逃不掉 若是不锁 就不能延缓警察追上的步伐 锁上说不定他们认为根本没人从这里逃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