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521 - [dreams in mirror]

    2017-05-21 | Tag:

    我抱了六个很大很重的球 来到一家高档酒店 不小心滚下来了一个 在空荡的大厅里来回快速的弹来弹去 好像墙壁和球都是异常有弹性的 并且我总是预计不到它的位置 抓了很久没有抓到 心里有点害怕它会把脆弱的玻璃墙撞碎。
    从酒店的门里出现几个小孩子 我知道他们一定喜欢玩踢球 但是这个球太重了 稍用力会把酒店毁掉 果然有一个孩子上千用力的一踢 球多碰到的地方都碎了 酒店的柱子 玻璃 柜台都被毁了 天花板也掉了下来 一切糟透了。
    大家逃出后 倩姐竟然跟调查的人员说是我的做的事 我赶紧去解释 球是我弄掉的但是没有导致事情发生 那几个孩子的顽皮应该为此买单 我紧张激动的表达着 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大家都不相信我的话 包括丹姐 我气愤的说上次你怎么相信倩(上次的事情也在这次梦中构建出来)这次为什么不信我?!
    失望后我跟着茜和走了 我们忘课外实习的聚集点走。走的是一条小区的路 阳光非常好 周围都是盛开的花朵和绿树 碰到一个爱好摄影的人 拿着一个胶卷相机 他问我能不能拍照给他 我说可以 立刻拿来拍了一张类似蜷川实花风格的照片 “但是照片要给我一份 并且版权归我。”他稍作考虑 立刻答应我
    一路上 我的灵感迸发 拍了好几张色彩与构图都很棒的照片 又是那么随意 一气呵成 我仔细观察了他的相机 很普通的黄色相机
    很快就要走到熟悉的地点 一个类似郑家大院的地方 我说给你们三人合照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三人)拍了两张后 把相机还给了那个男的 跟他们道别
    有这样的经历前面的事情也淡化了不上 但看到相关的人 又让我想到了那件糟心的事
  • 20170430 - [dreams in mirror]

    2017-04-30 | Tag:

    下着大雨的七点多 J和(第一任)男友回来了 买了很多色彩斑斓拼接的耳环 是我喜欢的那种 他们说上海某某商场在做集市 很快就没有了 让我这几天去 我说我今晚就想去啊 但是也没人陪我去,心想有人没时间 或许发信息给谁会陪我 J说他可以陪我但是我要安排好时间,她好像要和男友出去玩一阵 我说:算了,你好好休息吧。便撑伞走了
    走进楼道里 昏暗的楼道 把雨伞收起来 爬着楼梯 前面好像有不少人都在上楼。奇怪的是每一层过道旁都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 直勾勾的看着你 有黑有白 有男有女。我有点害怕 这个家还要不要回 或者我现在就联系谁 让他陪我去商场买东西吧。我在摆弄手机 我前面的人在回家前貌似都指定了好几个带回家 似乎有点明白怎么回事。我也不敢与他们直视 似乎一旦双目对视 对方就认为你选中了他。我在踏上家门的最后几层台阶 回头看了一下 人群开始退走 我有点紧张了 还是想要选一个 大喊了一声 好多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朝我涌过来 我想又不是都需要!赶紧大致看了一眼 就是那个19岁的男生吧 慌忙喊出号码
    但是没有熟练的英语 弄混了数字的发音 口误喊出了19号 赶紧又说了sixteen。他们说以前的老师也要啊 我正一头雾水 从人群中走出了是之前梦里仿佛也出现过老师 长得像科本的金发外教,那个年轻的男生也跟着他一起过来了。
    金发外教一脸阳光和我站在并排 我们靠着我家的纱窗门聊了起来。我说 我不需要那方面服务 可不可以辅导我英语,他没做表示 接着他说那个年轻的男生是瑞典斯德哥尔摩设计大学 我心理惊叹了一下,接着他说 如果你找他 你们的语言沟通会有问题 对 我一直在用英语和他沟通 虽然和现实一样 脑中要搜索好关键词才能组织出想表达的大概意思 我看着他 让他过来 想尝试用英语和他沟通 他是一个话很少 但是已经做过很多有名气作品的设计学院学生 他做的设计色彩斑斓 非常童趣。好像主要是针对少儿的游玩设施 南京也有一家室外游乐场让他做过设计 这些都像个人专辑一样在我眼前过了一遍 心想这个男生真的很厉害。
  • 20170105 - [dreams in mirror]

    2017-01-06 | Tag:

    我开心的参加博士生论坛 正值冬天 来到一座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前 方格子式格局 每个窗前有露台 他们要玩荡秋千
    从一楼开始 这个场景仿佛是一个平面图或者马戏团的那种场景 把穿着厚厚衣服的带着帽子的女生从左下角送出 划出一个长长的弧形 跨越大半个建筑 在空中绕了一圈 回到秋千上 这时秋千改变方向 纵向跳跃起 她又在半空旋转一圈 被楼上露台的人刚好接到 这时用很快的速度换了一个人开始荡秋千 每一次都是完美的交接 之前并没有练习过 我想只是偶然的这么完美 他们跳下抓住露台栏杆的时候都那么忐忑
    还是一大群人 可是场景切换到了动乱时刻 还有两个国外的朋友 大家要上电梯 可是谁说马上就会有麻烦了 不要上去我劝大家赶紧走出这栋建筑 电梯到了 朋友和家人在犹豫上不上 这时候我前面的人群中有个人掏出一把枪 朝隔壁人群开了一枪便把手枪扔在外走廊的左上冲进了人群 这时人群开始相信动乱的开始 纷纷涌向外面 我想我们手无寸铁 要不要拿走这把枪 我用沾着血的指尖碰了一下 还是没带走 路上 我跟他们说那个枪上有我的指纹了 她叹气 继续逃亡
    从阴暗的出口出来 来到一个圆形的露台 很大 围着圆形露台半圈时弧形场地 很多桌子 很多人坐着 像是一个餐厅的室外场地 圆形露台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隔着一扇围墙 并且有栏杆隔着 里面还又一圈绿化 看起来很高 并不想有人轻易能过去。我总是觉得这看似平和的场景并不能维持多久 我劝家人赶紧现在从围栏翻过 从圆形露台的一个通道逃离 先帮助妈妈翻过 可是我使不上劲 不得不让我爸协助 费全部力气才越过 这时候露台的另一入口汇集了好多警车 原来我预想的如此准确 我让其他家人从另一面的围墙翻过来 我的两个外国朋友找不到踪影了 可是我关心我爸有没有成功翻过来 还在想我走的时候要不要把通道的铁门锁上 怕有人又成功的翻过来却逃不掉 若是不锁 就不能延缓警察追上的步伐 锁上说不定他们认为根本没人从这里逃脱了。
  • 20161115 - [dreams in mirror]

    2016-11-16 | Tag:

    夢中經歷一整晚辛苦的夢 在迷糊中醒來 在宿舍的備用小床上鋪好的床品似乎和平時不一樣是掀開的狀態 好像是裹著東西 我沒加思索掀開了一層 忽然感覺到裡面是有人 我停止住完全掀開 去上了廁所 回來後一個男生從床上坐起來 親暱的喊我的名字 我感到驚訝 看著這張陌生的臉我並不認識 我說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並且睡覺的 他說一夜未睡 的確那是一張狀況不佳熬夜的臉 我說你是誰 他說我是你男朋友啊 我驚訝的看看他 在轉頭看我的兩個室友 他們還未下床 我要確保我沒有一腳踏兩船 我說我並不認識你啊! 但無疑我漏下了很多細節 否則他如何知道我宿舍的具體地址 還這麼熟門熟路悄然出現在我的小床上
    第二天 我和家人似乎覺察到了災難的到來 匆忙把東西收拾好 塞滿了麵包車 車裏還坐著爸爸家的人 走前媽媽忽然想起有什麼沒有帶 她問爸爸要不要帶檯燈 沒有照明怎麼辦 我說走了插電都沒有如何開燈 爸爸說會有辦法的別帶了!
    然後我到了一條長長的還算寬闊的坡路上 最左邊是很寬的綠化帶 種植低矮草本植物 可以踩踏 但是地凹凸不平 狹窄的人行道 最右車行道 我背著包跟著人群向下走 走著走著衝遠處來了車隊 很大的車 我們不得不擠上人行道和綠化帶 為了讓車行 車上都是不同行業的隊列 還有穿綠色衣服的軍人 白色衣服的學生 還有裝滿必須品的大卡車 這種感覺像是大逃難 人群不再往低地勢走了 通通像我來的方向折回 我也是同樣這麼做 我打開包 拿出手機 看到我的那個「男友」的短訊 說他早上出去遛貓了 讓我現在去哪找他玩 他們在ktv 我看了地址 從來沒有聽過的地方 更不知道在哪 我回覆了原意 然後我並不想去 我說家人都出走了 你玩好來找我們好了 隨後我順著人群繼續往上走
  • 20160930 - [dreams in mirror]

    2016-09-30 | Tag:

    开始,我要乘飞机了 不 我好像是工作人员 因为我在检票。每个人都在往前冲 我说每个人都要出示机票 但是我并不会看 上面太多的信息不知道应该对应哪一项 所以大概像是就让过了 我也在往里走。有两个人一起 我看着他们要看机票 有一个人给我看了 另一人拿了一瓶航班发的矿泉水 我看了一会航班信息 才发现是矿泉水瓶子 我跟他说 不行 我需要机票,他笑嘻嘻的给我看 这时候在电梯口的工作人员让大家快点 飞机要开了 人们赶紧奔向飞机 但是电梯口的铁门太重 刚才笑嘻嘻的人就帮忙抵着 好让大家能顺利下电梯上飞机。但最后一人走了他累坏了瘫倒在地 可是工作人员说这会飞机应该飞走了。我看了下手表 12:10分的飞机 现在12:04 明明还没到最后3分钟 可以争取一下。那人貌似在怪我拦下他检票耽误时间 她对着天喊了类似我要见我女朋友有重要事情啊 我再仔细一看他变成了一个肥胖的女人 原来是同性恋。
    后来我在看一部蒂姆波顿的电影 我置身于电影之中 走在方形的广场里。对面天空出现硕大的圆形飞行器 还有一架白色半透明可隐形的船体飞行器 所有人都惊讶了 驻足观望 刚刚朋友找我借钱但是我说我没有rmb了 手上拿着一叠mop证明 现在还没有收回钱包 我不顾这么多 赶快腾出右手拿出手机拍下照片 这一切太有画面感 在淡蓝色天空和团团云朵的衬托下仿佛是一幅充满幻想、科技色彩的丰富质感铅笔画或者是油画 或者是大航海时代的那种地图?两个飞行器飞快的移动着 朝天空放射烟花一样炮弹 异常好看。
    飞快移动走的飞行器 躲到了左边建筑的后面 拍不到完整的画面了 忽然有人大叫他们瞄准我们了 目标是我们。我看到飞行器把红外线瞄准在右边的牌坊式建筑上 随后发射激光便被击得粉碎 我拍下了这个画面 大家惊呆了 这不就是战争吗 怎么来得那么突然让我们无法做出反应 我待在原地不动 广场右边的人已经开始奔跑到左边 我把澳门币放进钱包 也奔向了广场右侧 可是我想他们下一个目标不就是这里吗 我又回到了以前的位置 想着跟别人逃向不一样的方向。
    飞行器下来的人 已经散布在广场右侧半边了 不知道是告诉我 屏住呼吸他们就发现不了 的确 有人感到怀疑驻足在我面前 仔细看 我屏住呼吸 一会他就走了 我就在原地坐了下来 看着他们跟我们无异的外形 一样的语言 听着他们的谈话好像连文化也一样 可是他们的确算是我心中想的外星人 因为后来我退出了画面 做回了电影院的位置 中场休息 屏幕缓慢从右下角移动到电影的名称 叫「伦敦到火星」配色和火星人玩转地球是一样的 但是內容完全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