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08-18 | Tag:

    以前的那些秋天 我曾瞬間喜歡上一個女孩 花上一個冬天去了解她的表象 對她欣賞上好幾年甚至沒有期限。我很挑剔 喜歡的並不多 現在想來 發自內心的也就兩三個。
    我關注她顏色陳舊笨拙可愛的皮草大衣、手中總是捧著鮮花市場的大朵花束、勻稱小腿上獨一無二的動物紋身;她刻意挽起的袖口和衣角、咧開嘴露出不整齊的牙齒、她在博客中的字字句句。
    可是我現在並不那麼容易對誰動心了,或者說我再也沒有對誰動心過,甚至看起來誰都一樣。漸漸的淡忘相似的面孔 忽略生活中點滴的驚喜 手賬裡的上一次馬虎的記錄還是在半年前。
    可是我感到奇怪 彷彿時日變得時長時短。隔日記憶在日曆卻翻不到盡頭,幾小時之前的晚餐也怎麼想不起來吃了什麼。
    我花很多時間去胡思亂想 我唯一不會延遲做的事情就是在夢醒的第一時刻去記下我的夢境。
    生活中我不想去勉強也不想受到限制,但是依然對明天充滿期待,我希望遇到的男孩或女孩可以不要讓我去出賣靈魂,他/她便立刻給我回應。
    我也沒有能力表達那個最真實的我 我想做的只有沈默還是沈默 我竭盡全力去尋求靈魂的默契感受 可是一再一再的皈依現實。
    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20160802 - [dreams in mirror]

    2016-08-02 | Tag:

    我和她躺在好多层床垫叠加的高高的最上面 我们都感冒了 她却用德芙巧克力的包装塑料纸擤鼻子 还会发出像大象打喷嚏一样可爱的声音 我说那样会很疼吧 果然她擤完 说 哎呀 好疼啊 

    我俩就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  一会儿 我说受不了了 要去床上睡了 然后我就找到了属于我的位置 躺下来

  • 20160720 - [dreams in mirror]

    2016-07-20 | Tag:

    我们坐在一个长方形的亭子中 那里是车队必经的路 所有的马车和汽车都需要绕过亭子 那么也就是说这里是最好的观景点 我甚至看到维多利亚女王的车从我视野里经过 也就相隔几米的距离 出于有任务 我们离开了亭子 刚刚离开保卫工作人员就让亭子隔离开 不得用于观赏地点
    来到一个地窖 或者说地下的十字路口 我选择了一条走了几步就见到光明 当时震惊我的是像河水一样曾经是平地的地方 我记得费了很大劲才翻过的栅栏 现在利用浮力轻而易举就到了围栏的外面 我们利用脚下的泡沫板漂浮在脚够不着底的水塘中 看着马路上稀疏的人行 但是他们路面没有丝毫水迹
    等我回头恍惚一会儿 水忽然就退了 又恢复到最初的干燥
    我们回到十字洞口中可是东西方向的路充满着有毒害的虫子 我们只能从北面的路出去
    我爬到顶端 打开洞口竟然发现是各国 或者是欧美的一些重要领导在商讨 在一个私人化的家居场所 类似会有暖炉的客厅 我打开的正是他们脚下的地毯 还有一些记者在场录像 场合太正式了 我考虑着但也没有其他的道路选择
    有一位领导示意我可以出来 我选择了在他们讨论氛围不那么高的时候爬了出来 那时的我一头浓密的黑色卷发 他们拉着我说 是一个亚裔混血啊
  • 20160716 - [雪利]

    2016-07-18 | Tag:

    没有治愈双眼的树脂片,灵魂容易出窍的黄昏中。浑身被束缚不能放松,模糊中寻找落脚处,周遭的灯火与嘈杂扭曲成漩涡,我的视线在我的头顶紧张的环视周围,我觉得有一秒不慎我就会跌入深渊
  • NUMB - [雪利]

    2016-07-18 | Tag:

    喜歡的女生已經三年沒更微博了 循環播放曾經設定的偏好集 對最新動態後知後覺 心跳趨於平和 只是在某時某處突然疼痛時彈跳的全身都能感知
    更加相信網絡信息的儲存能力 生怕紀錄那一瞬的想法和夢境隨著我的記憶力和預見能力的降低而消失